为了达成与上海市政府对赌协议中的条件,特斯拉连脸都不要了。

断崖的续航,车主们抓狂

随着一波波西伯利亚寒潮的冲击,室外的气温让人们倍加“感冻”,而比气温更“感冻”的,可能就要属磷酸铁锂版特斯拉Model 3车主的心了。

“提车两周,昨天充了第二次电。上次充满显示420(公里),实际跑了241,还剩5%电。”近日,一位北京的铁锂版Model 3车主在某知名论坛上表示:“我当初心理预期冬季能到200以上就满意了,对我来说够用了,当然200公里是预期的下限。”

事实上,这位北京车主所反映的铁锂版Model 3续航断崖式下滑和的情况并非个例。而且和外界的一般认知不同,铁锂版Model 3并未因为南方的气温更高而幸免于难。一位深圳车主就表示:“市内行驶感觉续航要打6折。”

除了续航腰斩,让车主们抓狂的还有电池电量缩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两种情况也是地无分南北,车不分新旧。

“坐标浙江湖州,不是所谓的北方,每次充电都有发帖,这次直接降到333续航。”一位湖州的车主晒出了他的充电情况,截图显示,在系统提示充电完成的情况下,续航里程为334公里。但根据特斯拉官网的信息,铁锂版Model 3的续航里程应为468公里。也就是说,这位车主的Model 3平白无故的“丢失”了四分之一的续航里程。

“目前行驶1900公里左右了,从开始充满420(公里),后期都是400左右,今天充满才360,昨天晚上一宿掉了10%也就是40公里左右。”另一位北京车主也吐糟称:“建议还是买三元的吧,最起码有长时间测试稳定性。”

而铁锂版Model 3的超充功率低下问题,也被广大车主所诟病。“才吐糟标续充电不行,刚好来了个铁锂的新韭菜充电。”有车主在网上表示:“起始76KM续航,就20秒71 kw就掉到46了。”

“LG电芯,这个时候应该都接近100kw的功率。”著名科技博主Blood 旌旗表示:“不愧是铁锂,关键时刻补能急死你。”

应该说,早期的铁锂电池在能量密度和充电功率上确实略逊于三元电池,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铁锂电池的在这两个技术指标上已经有了赶超三元电池的态势。近日,一台采用铁锂电池的比亚迪汉在蔚来超充站充电时功率高达120kw,甚至引起了蔚来超充站工作人员的关注。

目前,铁锂版Model 3的动力电池由宁德时代供应,因此很多车主也将矛头指向宁德时代。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宁德时代虽然难辞其咎,但特斯拉也无法置身事外。因为对于电动汽车来说,电池管理系统Battery Management System(以下简称:BMS)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动力电池本身。

以特斯拉为例,其最初所采用的松下18650电池以能力密度大为最显著优势,但这也有一个隐患,就是安全性较差,通俗来讲就是容易自燃。然而得益于高精度的BMS,包括Model S在内的特斯拉早期车型有了较为安全的电池保障。因此,外界很难理解为何铁锂版Model 3的电池性能如此之差。

至关重要的对赌协议

虽然车主们对铁锂版Model 3的评价极差,但特斯拉在中国的市场表现依旧高歌猛进。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十月,Model 3的总销量已经达到9.2万台,高居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榜首位。

为了进一步的拉动销量增长,12月1日,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称,国产版Model Y将于明年上半年投产并销售。这也意味着,特斯拉的首款国产SUV车型已经箭在弦上。

与此同时,特斯拉上海办公室证实,特斯拉计划在上海投资4200万元人民币,建设一座超级充电桩工厂。据悉,该工厂将集研发、生产于一体。

特斯拉方面介绍,超级充电桩工厂项目计划于2021年第一季度投产,初期规划年产1万根超级充电桩,主要产品为V3超级充电桩。工厂投产后,将加速V3超级充电桩在中国的普及。

此外,除了已有的北京研发中心,特斯拉还将在上海超级工厂建立全新的研发中心,围绕整车开发、能源产品、充电设备等原创开发工作,全面推进特斯拉中国本土化战略。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本土化战略备受各方的关注。6月亦曾有消息称特斯拉中国为加速本土化进程,将采取三项重大举措:

特斯拉中国的产品定价策略与美国总部脱钩,中国地区施行自主调价

运维服务器搬至中国,相关研发加速本土化,包括改进地图导航性能和视觉融合泊车

大中华区VP、全球VP、中国总经理和中国服务总经理近期连续参加各地的特斯拉车主大会,以收集车主反馈

在这三项举措中,第二和第三项都得到了媒体的证实,只有第一条尚未印证。但不论如何,特斯拉决心加速中国化的战略已经显而易见,而在这背后则是一份巨大的对赌协议。

去年7月,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显示,作为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订租约的先决条件,特斯拉要在未来5年中投入资金140.8亿元人民币,并且自2023年底开始,特斯拉每年必须纳税22.3亿元人民币。如果特斯拉无法达成上述条件,那么根据相关条款,特斯拉需要将土地交还给上海市政府并得到一笔厂房和生产设备残余价值的补偿。

对于这份对赌协议,汽车分析师孙木子曾指出:“能否达标取决于特斯拉未来的产量水平,以及和上海市政府签订的协议。如果能在短时间内达到设计产能,缴税22.3亿元人民币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是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特别是新势力的崛起,特斯拉和马斯克也开始焦虑起来。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马斯克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隔空嘲讽蔚来和小鹏。在绿光资本创始人大卫·埃因霍恩看来这是马斯克焦虑的表现:“他焦虑时就会很不稳定,以至于在推特上乱说话。”今年以来,新势力的市场表现可谓备受关注。以蔚来为例,其今年早期的销量尚不及特斯拉四分之一,到了10月则已经接近一半。而且车主们对蔚来的产品和服务有口皆碑,这和目前的特斯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长此以往,新势力或将对特斯拉构成真正的威胁,届时特斯拉能否达成与上海市政府的对赌协议,真就犹未可知了。